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解地方政府债务之忧先从预算公开做起

2019-01-02 21:33:29

解地方政府债务之忧先从预算公开做起

2009年启动的信贷狂飙,终于在2012年迎来了首轮偿债高峰。有媒体援引银行业知情人士和分析师的话称,中国政府已指示国内银行对地方政府的贷款进行大规模滚转,此举将使中国推迟应对给经济前景蒙上阴影的巨额债务。2011年底,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在内部会议上警告称,未来三年内有35%的平台贷款到期,地方平台即将面临一个偿债高峰。据审计署报告,2011年、2012年,分别有约2.6万亿元和约1.8万亿元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到期,合计占2010年底债务余额的41.66%。(2月14日《财经》)近几年,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屡次被提上议事日程,在此期间,监管层的态度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。比如,两年前,银监会就一直要求平台贷款不得展期,甚至在2011年的年中工作会议上,银监会还曾称,对于到期的贷款本息,不得展期和贷新还旧。可是,从近的报道来看,这样的要求已经开始出现松动的迹象。究其原因,一是由于已建项目难以产生充足的现金流等原因,地方政府眼下确实还不了钱,二是部分平台贷款自身就存在很多问题,难以抵御风险。而平台贷款正是这一轮地方政府债务的主要举债主体。应该说,地方政府有债务并不是一个问题,没有债务也不能说明政府的高效廉洁。问题是,这样的债务是如何形成的,又是如何运作的。只要其形成合法有序,其运作规范透明,政府欠债便不成问题。可是,仔细分析地方政府债务的形成,却不能不让人担忧。2009年以来,地方政府债务快速扩张,部分地方政府出现了过度负债和过度投资。一是因为地方财政预算的约束乏力,政府花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借多少债也没有人来监督,即使还不起债,还有中央政府兜底。二是在GDP为主的政绩考核和官员逐级晋升的机制下,地方政府官员热衷于追求GDP的高增长率,不断投资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等,以打造其任期内的政绩。比如,目前中国内地共有36座城市上报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发展规划,其中28座城市得到国家批准。计划至2015年前后规划建设96条轨道交通线路,总投资超过1万亿元。这些建设资金大都是举债而来的。这种GDP出官、政绩出官的结果极有可能是,债借了,资投了,项目也建了,包袱呢?要么熬过任期万事大吉,要么留给下一任官员。如何解决地方政府债务的困境,不外乎两条道路,一是开源,一是节流。如果说加快资源税、房产税改革,增厚地方财政实力是开源的话。那么,约束并有效监督债务的形成和运作就是的节流方式。而且,很显然,地方政府债务有今日之困,绝非开源乏术,实是花钱无度。我们知道,不论地方政府借多少钱,投多少资,建多少项目,债务仍然是由公共财政来偿还。所谓平台贷款也只是一种融资渠道,花的是老百姓未来的钱,只不过是由地方政府出面借到而已,并不是免费的午餐。那么,既然是公共财政,政府理应公开,人大理应监督,民众理应知晓,基本的是先要将地方债务纳入到预算公开的范围,从预算公开做起,提高地方融资平台的投资、筹资活动的透明度,让民众真正知道为什么要借钱,借了多少钱,钱都用在了那里,怎么还。地方政府应该定期公开披露相关信息,通过人民大众的监督,防止资金的不当使用,如此才能给无节制的举债戴上约束的笼头,地方政府的债务困境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开。

本报评论员 赵清源

宠物小猴子
滑模摊铺机
地暖地板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